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

牛肉并非浓墨重彩的红烧,泡姜泡海椒配得也温柔。

时间:2021-06-22 17:10    作者:     点击:

十八张,张张皆是牛肉面。

一二三,丹桂路的保儿面馆,四五六,鱼嘴的彭幺姑面馆。

——或许保儿和彭幺姑都跟重庆有丝缕的联络,所以两个人手上出来的牛肉面都偏到山重雾障嘉陵江水里头去了。

牛肉并非浓墨重彩的红烧,泡姜泡海椒配得也温顺,主要靠豆瓣酱提香染色,原汤给一层薄体面,底下是油酥海椒酱油盐巴冲面水,味道弱化许多,且只放香葱芫荽,没得蒜苗。

保儿更是独出机杼,一改坨坨牛肉的传统,用厚切片牛肉,烧得七拱八翘,吃起来有点不着四六。

彭幺姑那天在中心桌子上切莴笋,一捆叶子铡三刀,嚓、嚓、嚓。她说,菜要多点不?我说,不。

用的是碱水细棍面,没吃完,不大好吃。我为难地说,多很了吃不完。彭幺姑长叹一声,说,开先问了你是不是菜多面少嘛。我接过话头子,便是,莴笋叶子幽香得很,好吃。

后边十二张,是自己在屋头拿剩脚子煮的牛肉面。

烟熏笋红烧牛肉,炭焙笋红烧牛肉,白萝卜红烧牛肉,倒来倒去不过就这几样旧搭子,但它们不止是体面上的红头花样,里子也是酱香辛辣,这得益于坛子里沤的泡姜泡海椒和陈年豆瓣酱。

泡姜泡海椒供给的酸辛之味至关重要。酸,解腻,辛,添辣。而豆瓣酱的辣被酱香限制,低空飞行。

已然都是剩菜脚子,那就一股脑儿浇到面身上,并不拿漏勺筛滗一道。泡姜,泡海椒,花椒,蒜片,煮软的辣椒筒筒,蒜苗芫荽,刘青云二宽,付波涛细刀,搅在面条里气势磅礡。

家里的面不只有豪气干云的大坨牛肉,还能拈几个白萝卜吃吃,拈几根笋干吃吃,像富丽歌剧中的一段间奏,何况滋润了油气和酱辣的俏头,跟牛肉比起来,味道全然不落劣势。

所以啊,这碗家常牛肉面倒显得更鬼马娇俏起来。

对了,烟笋中的卡西莫多上线了,淘选得很慢,我们多包容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自己观念,不代表网观念或态度。如有关于著作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著作宣布后的30日内与网联络。



咨询中心